古代诗词写同性-写同性相爱的古诗有哪些?

中国古代同性恋怎么样?

中国传统文化不反对同性恋本身,同性恋和婚姻没有矛盾。《诗经》中有许多诗歌歌颂同性恋,更有趣的是《郑风》·女曰鸡鸣这篇文章,歌颂了一位贤女劝夫勤劳,交了良友,但他丈夫的这位良友,很有一点同性恋的味道,但显然这位贤女一点也不介意,甚至代夫殷勤致意:知子之来,杂佩送人。知子之顺之,杂佩之问。知子之好,杂佩以报之。知道你对他勤眷恋,我解佩玉表奉献。知道你对他很体贴,我解佩玉表慰问。知道你对他的爱好,我解佩玉以报答。孔子说:诗三百,一言以蔽之,思无邪。既然同性恋是诗,可见在他眼里,同性恋是一种很纯粹的感觉。这倒不是他开通,而是在当时,同性恋并不被视为异常。《左传·据《哀公十一年》记载,鲁昭公的儿子公叔务人有一个宠爱的猥亵儿童,叫汪坤。齐国攻打鲁国时,公叔务人与汪坤一起乘战车奋勇拼杀,一起战死,一起停葬。鲁国人因汪坤年轻,打算葬礼,礼仪自然比成人葬礼低。当时孔子掌礼仪司法,施教化,他发表了意见:能够执干戈以卫社稷,可无废也。就是说:汪坤可以拿着武器因为保卫国家而战死,没有什么成年不成年(葬礼)的区别,可见当时人们把同性恋当作常态。《诗经·山有扶苏有云:山有扶苏,息有荷华。不见子都,甚见狂。子都因为貌美而受到郑庄公的宠爱。孟子不可能不知道子都暗箭伤人的事,但当他提到子都时,却忍不住赞叹道:至于子都,天下莫不知其姣也。不知子都之姣,无目者也。不知子都长得漂亮的人,是不生眼睛的。孟夫子整天养浩然之气,舍不得对国君说几句好话,但一提起子都,完全是悠然神往的表情,可见孟夫子的审美很男性化。同样,女性同性恋在中国古代也相当普遍,被当时的人所容忍。只要没有过度的行为,人们认为女性同性恋是闺房中不可避免的习俗,甚至当它导致为爱情牺牲或奉献时,也受到人们的称赞。明代一个叫李煜的人(1611-1680年左右)曾经创作过一部名为《怜香伴》的戏剧,写的是关于女性同性恋的故事。所谓余桃、断袖、安陵、龙阳等等,皆属文人雅士之语,至于古代的民间对同性恋还有不少俚俗之称,例如相公、兔子、男妓、娈童、像姑、小唱、香火兄弟、契兄弟、契父子、旱路姻缘、寡独书生、男色等等,而磨镜、契若金兰、菜户对食等则是专指女同性恋的。

写同性相爱的古诗有哪些?

同性相爱的古诗有《越人歌》、《繁华应令》、《咏儿采菱诗》、《周小史诗》、《摘同心栀子送谢娘因此诗》。

《越人歌》:今夕何夕兮,舟中流。今天何日兮,得和王子同舟。蒙羞被好兮,不受人诟病。心烦意乱,得知王子。山有木兮木有枝(知),心悦君兮君不知。很有可能看到刘向《说苑》的记载和春秋战国的社会状况。

张翰的《周小史诗》∶翩翩周生,婉猥幼童。年十有五,如日在东。肌肤柔泽,品质参红。团辅圆颐,汉莲芙蓉。尔刑既淑,尔服又鲜。轻型汽车随风,飞雾流烟。转侧邑,顾虎便妍。和颜善笑,美口善言。这首诗虽然只写男色,但结合西晋社会现实,恐怕也脱不了干系。

《繁华应令》: 可怜的周小童,微笑着摘兰丛。剪袖恩虽重,残桃爱未终。这儿的周小童,指的是男宠周小史。诗歌中运用断袖、残桃等典故,描写同性恋。

刘孝绰《咏小儿采菱诗》:采菱非采路。日暮而盈。步履蹒跚,不敢进。畏欲比残桃。他曾经写过高考《咏素蝶》。所有的残桃都出现了,再说他也是萧梁时期的,也是萧氏文学集团的学士,与萧纲关系不浅,基本确定。

刘令娴《摘同心栀子赠谢娘因此诗》:两叶虽为赠。交情永未因。同心恨在哪里?栀子最关人。那时栀子是爱情信物,还是同心栀子,所以这首诗可能与女同有关。

「点点赞赏,手留余香」

    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