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乡神话故事大全阅读-长江岸边流传的神话故事?

长江岸边流传的神话故事?*三峡花椒*远在洪水泛滥年代,大禹率领着千军万马疏通了长江三峡,惨遭洪水浩劫的黎民百姓纷纷回归了故土,开荒播种,重过田园生活。在治水大军中,有一位跟随大禹的老郎中,带着一个小孙女,这姑娘长得花颜月貌,聪明过人,取名花椒,她整天跟着爷爷四处奔波,为治水民

长江岸边流传的神话故事?

*三峡花椒*

远在洪水泛滥年代,大禹率领着千军万马疏通了长江三峡,惨遭洪水浩劫的黎民百姓纷纷回归了故土,开荒播种,重过田园生活。

在治水大军中,有一位跟随大禹的老郎中,带着一个小孙女,这姑娘长得花颜月貌,聪明过人,取名花椒,她整天跟着爷爷四处奔波,为治水民工和当地百姓治病。大禹疏通了三峡,正要转移到别的地方,这里却闹流行眼病。一个和花椒要好的姑娘,因眼病疼痛而骨瘦如柴,她在花椒爷俩的治疗下,终于眼病好了,这姑娘百般感激。但生眼病和各种疾病的人陆续不断,花椒见此情景,不忍心随爷爷转移而离开这里,便向爷爷提出留在三峡。爷爷念她十三四岁,人小体弱,放心不下,坚持要她跟随远征。花椒决心已定,就去找大禹叔叔给爷爷说情,大禹见这天真无邪的小姑娘有一颗为民之心,十分喜欢,但要当场考考她的医术,就提出几种疑难病症要她处方,她都能对答如流按症施药。接着让她独个一人医治了一个人的眼病,她真正做到了妙手回春,药到病除,很快把患者的病给治好了。爷爷见了点头称是,大禹满意地说服了花椒的爷爷,将她留在三峡了。

花椒送走了爷爷和治水大军,她跟以往同爷爷出诊一样,身背小药箱,走东家,串西家,哪家有病哪家治,天长日久,治好了很多病人。当地百姓个个喜欢她,称花椒为“神医姑娘”。后来,由于这一带森林密集,土地潮湿,湿热性眼病广泛流行,严重地区,人们挨家挨户病倒呻吟不止,有的还害瞎了眼。见此情形,花椒心急如焚,一人又忙不过来,于是就发动大家寻找一种开白花、结小子、味麻性烈的药物来治疗,疗效十分显著,治一个好一个,从此,它就成了主治眼病的特效良药。人们为了采摘方便,便将此种树苗移栽到自己的房前屋后,为了预防眼病,每日三餐的菜肴中,也加些清香味麻的小红籽儿,日长天久,这小红籽儿就成了调料,它和辣椒一起,成了菜的特有风味――麻辣味。

从那时起,一代一代流传至今。后人们为了纪念花椒姑娘,便把这无名的小红籽儿称为“花椒”。

*巫山香梨*

在大宁河的巫山一带,盛产一种香梨,又大又甜,深得人们喜爱。这香梨有一段来历。

从前,巫峡登龙峰前的向家湾,有个勤劳忠厚的农夫,姓向,他有三个儿子:老大十六、老二十五、老三十三。

这一年,向老头突然患了重病,眼看就要不行了。他把三个儿子喊到床前,伸出自己那双又黑又瘦、布满老茧的手,问道:“你们说说,这手生来最大的用处是什么?”

“端碗吃饭。”老大冲口而出。向老头很不满意地直摆手。

老二说:“握拳头打架!” 向老头又摇了摇头。

老三回答:“手生来是做活路的。”

听了老三的回答,向老头那愁容满面的脸上,顿时流露出满意的微笑:“对了,手是用来做活路的呀!人不做活路,这吃的、穿的、用的、住的,都从哪儿来呢?我死之后,你们就把田产平分了,剩下一点给我作坟地。然后,各人按各人的希望和理想去做吧!你们一定要在十年之后一起到我坟墓前,让我看看。”说罢老人就死去了。

三弟兄按照父亲生前的嘱咐,料理好丧事,平分了家产,就各自安排自家的生活去了。

老大向来有些好吃懒做,父亲去世没人管束了,就变卖了他的那份田产,把钱带上,出门游逛去了。不到一年光景,那点钱用完了。没办法,他只好到田野里,拔人家一棵萝卜,挖别人一窝红苕,拿来充饥。冬天来了,天寒地冻,坡上的庄稼都收进了仓,他就到人家家里去偷……

老二和老大差不多,没多久,把分得的那份田产折腾光了,就去当叫化子。讨饭吃,人们见他年青力壮不劳动,却游手好闲想吃现成饭,不但不给,还往往对他呵斥一番。可他不但不改,反而抡起拳头打人,打赢了就逼着要饭吃,后来还抢老百姓的财物。

只有老三,自从父亲死后,就在家乡勤勤恳恳地种庄稼,春播,秋收冬藏,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忙个不停,每天起早贪黑地开荒种菜,饲养家畜家禽。他还在自己田园的周围,栽满了一行行,一列列的梨树。没过几年,粮食充足、蔬菜丰盛,鸡鸭成群,牛羊满圈、梨树果实累累。

十年很快过去了。

这天正是向老头病死的日子,三弟兄都还没有忘记父亲临终遗言,便由各自不同的道路来到了老头儿的坟前。第一个到的是小兄弟,一来因为他家就在附近,二来两个哥哥出去十年杳无音信,他早就急着想见见他们了,所以他很早就来到了这里等候着。不多一会儿,衣衫褴楼,蓬头垢面的大哥从一条弯弯曲曲的泥泞小道上来了,他曾因偷扒被人打跛了一只脚,走得又慢又吃力。老三见状正想前去拉他一把,忽见一个身穿紧身衣裤,背插一把单刀的汉子,自的悬岩峭壁上跳了下来。一看原来他就是二哥,脸上隐隐约约的多了一道道厮杀打斗的伤痕。

三弟兄久别重逢,见面后自然是悲喜交集,感慨万分。彼此询问着分别后的境遇。

不一会儿,老三的妻子挑来了九大盘、八大碗的丰盛酒筵,热情地款待两个哥哥。饭后,她又提来一大竹篮刚从自家树上摘下来的香梨,请哥哥们品尝品尝。老大、老二嘴里嚼着那又脆嫩又香甜的梨子,眼里瞧着山下那青瓦粉墙的宅院,特别是那满坡成林的香梨树,心情非常激动。他们看着老三生活这般美好,再看看自己,便情不自禁地抱着弟弟痛哭了一场,然后惭愧地跪到父亲坟前,泣不成声他说:“爹呀!这手,手……手是做啥子用的,我们这才懂得了呀!”

老三夫妻俩请两个哥哥到家住几天,但老大、老二都谢绝了,只是每人向老三要了一大捆梨树秧苗,分别到大宁河的王家湾、黄家坝,开荒种地,,开始用自己的双手开创新的家园。

驰名三峡的巫山香梨,为什么至今仍然盛产于向家湾、王家湾、黄家坝等地?据说就是与他们三弟兄有关系。在那翠玉似的香梨上,你可看到都有许多金黄色的小点,人们叫它“”。相传那是种梨人的汗珠子洒在梨树上形成的,“”最大的梨,就说明种梨人为它洒下的汗水最多,味道也就最香最甜。

*云台仙子*

大宁河的庙峡深谷,有一尊孤峰拔起、洁白如练的石峰,远远望去,好象一位仙女脚踏朵朵,从天空徐徐飘降;近看,遍地簇拥着灿漫的山花和一排排常青树。这石峰似少女般亭亭玉立,栩栩如生。它就是驰名宁河的“云台仙子”。

据传,从前的云台山麓,土地肥沃,林木繁茂,花果满山,牛羊成群。居住在这里的人们,有的勤劳耕织,有的捕鱼为业,有的驾船营生,世世代代过着安稳的生活。那时候,山下人世坝,有一户姓宁的船家,老两口年过半百,却没有一男半女。一天清晨,老船夫驾着小舟出江捕鱼,只见天空金光一闪,把整个江面照得通亮。忽然,老船夫见前面一个小女孩在水中挣扎,他手忙脚乱,赶急推舟救起。老俩口象拾得宝贝似的,百般疼受这孩子,精心扶养。不知不觉,这孩子长到十五、六岁,进入妙龄,真比花朵还要好看。她那圆圆的脸颊上,一笑显露出一对深深的酒窝,身材纤细俊美,船夫们都叫她“宁妹”。

宁妹这姑娘人品好,很勤劳,又聪慧。白天,跟着老爷爷狩猎捕鱼;晚上,伴着奶奶纺纱织麻,里里外外样样能干。由于她跟爷爷风里来,雨里去,练就一身好本领,善使铁叉,能百步中的。有一天,宁妹同几个小伙子去捕鱼,大家事先说定:谁的眼力好、最勇敢,捕来的鱼就归谁支配。结果宁妹捕了一条大鲤鱼,一个小伙子忙问:“宁妹子,你是分给大家,还是请我们到家吃呢?”宁妹“唰”的一声,把鱼甩在沙滩上,恳切地回答:“这样吧,把它宰成八份,送给村里年纪最大的爷爷和奶奶,我们谁也不吃,行吗?”大家见宁妹一片敬老之心,没有一个不赞成,当即七手八脚,把鱼分成八等份,高高兴兴地送到八个老人家里。

巫溪庙峡一带的小伙子们,哪个不喜欢宁妹子,有事无事总要找点理由去和她接近。向宁妹子求爱的小伙子一个接一个,可她总是笑着不言不语。在她那明亮的眼睛里,谁也看不出有哪一个小伙子的影子在闪动。

宁妹十六岁那年,富庶安乐的人世坝,遭到了百年罕见的水灾。从六月六日起,下了三天三夜的暴雨,房屋冲塌了,庄稼淹没了,多少船只被浪涛卷走了,宁河人的日子苦起来了,乡亲们拖儿带女住岩洞,吃树皮,熬度涝灾。水退后,村中几个有经验的老爷爷,翻山越岭,寻查四天,终于在庙峡西山头,找到了一个出水大山洞。原来洞中住着一条白孽龙,每三年要出洞发大水苦害百姓。宁老头决定为民除害,请铁匠打了两把大铁叉,带着宁妹天天操练,一晃三年过去了,六月六日这天又来了,宁老头带宁妹在洞口守了一天一夜,却未见孽龙出来。刚一回家,这家伙突然兴风作浪起来,宁老头提起铁叉,直朝孽龙奔去。宁妹因跟着爷爷守洞一天一夜未合眼,倒身上床入睡了。待她醒来时,才知道爷爷只身前往与孽龙激战了七七四十九个回合,刺伤了左眼,后因人老体弱,力气耗尽,被吞吃了。爷爷牺牲后,宁妹和奶奶万分悲痛,抱头痛哭了一场又一场。宁妹决心等待时机与孽龙决一死战,替爷爷报仇,为乡亲们除害,可是怎么也寻不着孽龙的影子。

一天清晨,宁妹提着一篮鲜鱼,进巫溪城去卖,刚出山口,突然天昏地暗,眼看大雨就要来临。她急忙朝回走,一到家中,天好象要塌下来了,霎时间,雷声隆隆,狂风呼啸,闪电划破长空,只见云台山对岸的大山岩裂开一个大洞,窜出一个庞然大物,长约数丈,眼似灯宠,口如血盆,满身鳞甲,白光闪闪,窜到哪里,那里立刻狂风大作,飞沙走石,大雨倾注。瞬间,树被冲倒,房倾屋塌,山崩岩裂,洪水咆哮。面对凶龙掀起的狂涛,小孩在惊嚎,老人在叹息,谁也拿不出一个应急的主意来。正当人们惊慌失措的时候,宁妹高声呼喊:“咱们不能坐着等死呀!常言道‘水往低处流,人往高处走’,大家赶快上云台山啊!”

宁妹将奶奶转移到云台山后,手持铁叉,邀上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,直奔西山。这时,白龙昂着头,瞪着剩下的一只右眼,张开大口,正在“呼哈呼哈”地吞云吐雾。宁妹见状激愤满腔,即令小伙子们摆开阵势,自己紧握铁叉,直朝白龙刺去,不偏不歪,正中白龙的右眼。只见那龙痛得把脖子向后一缩,喷出一股腥臭唾液,把宁妹冲倒在地。宁妹一翻身纵跳起来,挥动铁叉又与白龙搏斗起来。那孽龙张开大口,猛扑过来,宁妹敏捷地跃在一边,举起铁叉对准孽龙咽喉,纵身猛刺,白龙把头一偏,“咔嚓”一声,铁叉扎进腮里,宁妹抽叉再刺,那受伤的白龙,痛得潜入水中,卷起一个巨漩,把宁妹冲倒了。浑身血淋淋的白龙,趁机转身仓惶躲回洞中。宁妹哪里肯放,紧紧追赶。白龙在洞中喘着粗气作怪,宁妹守在洞口不走。这时,忽见狂涛急剧上涨,小伙子们见此险情,急得连声呼喊:宁妹子快回来,快回来!密雾渐渐地遮住了人们的眼睛,浪涛吞没了呼唤。起初大家还隐隐约约地听到宁妹子的回答:“哎哎,我在这里,盯住它。”渐渐地声音越来越小,只听到雷鸣和山洪的交响,以及浪涛撞击岩石的哗啦声……宁妹站立在高台上,凶龙再不敢出洞了。洪水也渐渐退去。可宁妹,她化作石柱,屹立台上,护佑着舟船安全行驶。人们瞻仰着这千姿百态的人形石柱,都说是宁妹升天了,成了云台仙子。千百年来,这云台仙子监视着白龙,使它永世不敢轻举妄动,每隔三年之夏,只能喷点叹息的唾沫,这就是人们称为“白龙过江”的奇观壮景。

*龙门石孔*

春秋时,鲁国有位能工巧匠,名叫鲁班,有一次,他外出做工,因为要带上全套的木工,石工工具,再加上随身行李,实在太重了,不便出门,就灵机一动,制作了一个木头人,让它挑行李,跟随自己。

鲁班带着木头人,走遍了千山万水。这天他离开巴东,前往巫山去。鲁班在前面走,木头人在后面跟。走呀走,木头人头上的一个木楔渐渐松了,没法跟上鲁班,等鲁班发现时,木头人已掉在后面很远了。鲁班本想反转去把木头人修理一下,但是天那么热,路又那么难走,想想不准备马上去修,就在路旁观音庙门前坐下来休息。

这时,正巧从巫山上走来一个背盐的人,鲁班对他说:“请大哥帮个忙,你往前面走,一定会碰上个挑着担子的汉子,见了他,不用说话,只是从担子里取出一把斧头,然后朝他头上狠狠敲几下就行了。”

“啥子?”背盐人一听,简直给弄糊涂了,“你哥子不是开玩笑吧?斧子朝脑壳上敲,不要敲死人吗?”

鲁班连忙笑着解释:“不会的,你只管狠狠的敲,他不是人呀!”

“啊!不是人?”背盐人大吃一惊,吓的身体一晃,差一点站不住脚跌下崖去,幸巧鲁班眼明手快,一把把他拉住。可是那么一晃,背上的盐巴却掉掉江里去了。

见此情形,鲁班就把制作木头人的经过告诉了背盐人,但对方听了怎么也不相信。这时,那木头人却慢吞吞的走过来了。背盐人走进一看,果然是个木头人,当下对鲁班的神工妙艺佩服得五体投地,还向他诉述了成千上万的三峡人,年年沿着大宁河穿山越岭去巫溪盐场背盐的苦境,恳求鲁班做一个给他背盐的木头人。鲁班沉思着说:“做一个木头人,只能解决你一人的困难,而不能解决成千上万三峡人的困难。干脆,我给大家修条涧槽,让巫溪的盐水顺着涧槽流到巫山来吧。”背盐人说:“好是好,只是二百二十里长的路程,不知道哪年哪月才修得成呢?”鲁班说:“这你不用着急,只需一夜就够了。”“你说啥?”背盐人又是大吃一惊。

这时候,庙里的观音菩萨也忍不住插嘴说:“二百二十里长的涧槽,能一夜修成?我们神仙也办不到呀!”鲁班哈哈大笑:“不信,你敢和我比吗?”“比什么?”“我外出做工跋山涉水,需要草鞋,你能一夜间给我打一百双草鞋,我就能在一夜间修成一条涧槽,谁完不成就算谁输。”“行!”

鲁班和观音菩萨说完后,一等到天黑,便各自行动起来,鲁班带领着木头人,从巫溪盐场起,在大宁河沿岸陡峭的石壁上,每隔五尺凿一个架设涧槽用的方形石孔,眼看就要凿到巫山了,这时观音的草鞋还只打了一半。观音暗想:神仙和凡人比赛,输了太丢面子了!可现在有什么办法呢?她越想越急,越急越手忙脚乱,最后耍起赖皮了。她摘下胸前一个大佛珠,向天空一抛,那佛珠光芒四射,象初升的太阳,冉冉上升。座落在南陵山上南陵观中的石鸡,误以为天亮了,便“喔喔喔”地叫起来,引得周围附近的公鸡也叫个不停。

这时,鲁班正在为涧槽即将完工而高兴,忽听得远外传来公鸡的报晓声,想到有言在先,只好停工不干,其实,鲁班并不在乎个人的输赢,一夜完不成,还可接着再干嘛。可惜的是,天亮后,接到鲁国国君的来信,说有十万火急的事情,命他立即回国,不准停留片刻,鲁班只得依依不舍地与背盐人告别。

鲁班人虽走了,却与山崖上的方形石孔一样,永远刻在三峡人民的心上,后来人们把这方形石孔称为“龙门石孔”。

~~~~~~~~~~望采纳~~~~~~~~~

「点点赞赏,手留余香」

    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